他没有使用过这种语言

  (原标题:马克龙谴责特朗普贬低他国:美国总统“这样不可行”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参考消息网1月23日报道法媒称,法国总统马克龙1月21日谴责美国总统特朗普将海地和一些非洲国家称为“破烂国家”的言论。

  据法新社1月21日报道,在英国广播公司21日发布的一篇对法国总统的访谈中,马克龙在回答“听到如此言论是否也感到愤怒”的问题时表示,“这显然不是一个应该使用的词汇”。

  马克龙称:“我认为,中东和非洲的很多问题同以往历史上受屈辱和被剥夺有关,对此我们应当理解,我真的认为我们应当尊重所有国家,我们应当如此,这样也会更加有效。”

  马克龙针对美国总统的言论表示,“他不是一位传统的政治人物”,“我们有着非常良好的关系”,“我希望同他合作,我们打造了强有力的关系”。他同时也指出,两人“在很多话题上有分歧”,“我经常同其通电话,我一向非常直接和诚恳。有时候我能说服他,有时候我说服不了他。”

  报道称,他认为美国总统引起的争议在于“将个人反应和政治回应混为一谈”,“我认为,当你作为像美国这样一个国家的总统时,这样是不可行的”。

  参考消息网1月22日报道美联社1月17日刊载题为《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创造了一种另类现实》的文章称,尽管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经常颠倒是非,但是他有时候倒是绝对正确的。上月,他在佛罗里达州举行的一场集会上说,“没有任何一位总统的第一年任期像我这样”。还有比这更正确的话吗?

  文章称,这位总统经常性地将他的预期行动表现为成就,并且夸大他所做事情的重要性。他夸大了他所继承的问题。他制定了不切实际的目标。他不从错误中吸取教训。相反,他重复着这些错误。下面是自特朗普上台以来错误陈述的一些趋势和亮点:

  文章称,特朗普不是推出了一项大规模的减税政策,而是推出了一项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减税政策。特朗普不是赢得了一场选举,而是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特朗普不是让事务部运行得更好,他赶走了“虐待狂”。

  就规模而言,去年12月的税制改革排在20世纪80年代初的罗纳德里根改革、二战后的减税政策以及其他几个税制改革之后。

  根据克莱尔蒙特麦克纳学院的政治学家约翰皮特尼的统计,就结果的接近程度而言,特朗普在美国历史上的58次总统竞选中排名第13位。他并没有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他在选举人团的得票率略低于57%,不及奥巴马的两次竞选(2008年为61%,2012年为62%)和过去的十次总统选举中的八次。此外,他在普选中输给了人希拉里克林顿。

  尽管特朗普吹嘘说事务部的无能员工正在迅速被开除,并且在去年年中还颁布了一项法律来加快这一进程,但是奥巴马最后一个预算年度辞退的事务部员工要多于特朗普任职的第一年。

  文章称,特朗普以合自己心意的方式看待事物,并且将其呈现为它们仿佛原本就是如此。“你知道,工厂正在回流到美国国内。你想到过有一天你会听到这个消息吗?”“我敦促我们的北约盟友做出更多努力来加强我们的关键联盟,并且为成员国做出更多的贡献奠定基础。因为这一举措,数十亿美元正在涌入。”“就业机会正在大量回到我们的国家。”

  工厂并非正在“回流”到美国,也没有在美国大量增长。去年12月,当特朗普说这番话的时候,工厂建设支出同比下降14%,继续自2015年中期以来的持续下降趋势。至于“重新回到美国”的就业机会,特朗普希望他的税制改革能够实现这一点,但是并没有。

  制造商加快了雇用速度,在2017年新增了19.6万个就业机会,但是它们在2011年和2014年增加了更多。

  金钱并没有涌入北约组织,而且未来也不会。特朗普的真正意思是说,他正在推动北约成员国增加自己的军事预算,这样美国就不必承担如此重的负担。北约成员国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已经同意在未来数年增加军费。特朗普是否加速了这一点还需拭目以待。

  文章称,特朗普通过令过去显得尽可能的黑暗,以显示在他的管理之下令美国变得更好。在他担任总统之前,“我们的边境门户大开。任何人都可以进来”。美国的军队破败不堪。他所继承并且试图取消的医疗法是一场“仅仅涵盖了极少数人”的灾难,而且基本上已经“死亡”。以前的总统“将美国的能源深藏起来”。

  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国边境距离“千疮百孔”相去甚远。在特朗普的边境政策产生影响之前,被逮捕的非法越境者衡量有多少人试图非法越境的最佳手段就处于40年来的最低水平。奥巴马曾经因为其遣返回国人口的巨大数量而被亲移民政策的拥护者嘲笑为“驱逐头子”。

  “奥巴马医改计划”覆盖了约2000万人,这是特朗普口中的“极少数人”。

  能源生产在前几任政府期间并没有遭到限制。特别是在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因为水力压裂技术的进步令发掘巨大的天然气储量变得更经济,能源生产事实上得到了释放。石油产量也大幅增加,进口减少。

  文章称,特朗普经常声称和某些人很熟,但是转过头立刻“变脸”说他几乎不认识他们。他与这些人的熟悉程度随政治环境而异。

  当特朗普的竞选顾问乔治帕帕佐普洛斯去年承认在与俄罗斯关系的问题上撒谎时,情况正是如此。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几乎没人认识这个年轻的低级别志愿者。”然而,2016年3月他任命帕帕佐普洛斯进入他竞选团队的外交政策顾问委员会时,特朗普称他是一个“出色的人”。

  史蒂夫班农去年被解除白宫首席战略师一职前也遭遇了类似的对待。

  在班农2016年8月出任特朗普竞选团队负责人时,特朗普称与他相识“多年”。去年4月,当班农深陷困顿之时,特朗普表示在班农被任命为竞选主管时“我不认识他”。

  参考消息网1月22日报道外媒称,一年前,特朗普利用他作为美国第45任总统的开场时刻阐述了一个被彻底改变的世界超级大国愿景他称之为“美国优先”。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月18日报道,但是,这种“美国优先”策略也让美国变得远比先前更为孤立。世界各地接受采访的外交官、政治家和分析家们说,该政策的总体影响是美国力度的明显缩减以及为中国和俄罗斯等美国的对手提供了机遇。

  报道称,随着华盛顿就贸易和其他国际协议与其最亲密的盟国决裂,美国的对手们正在全球各地急速填补美国留下的空缺。一位从事中东事务的美国官员说:“现在有一处真空。你将会看到某些人试图进入这一真空。”

  报道称,在上个月的世界贸易组织布宜诺斯艾利斯会议上,中国体现了这一点。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发表了杀气腾腾的演讲,指责该组织成员不公平地利用世贸组织的规则这是对特朗普总统常常挂在嘴边的公开谴责的学舌。盟国们因此理解了他的言下之意:美国不是来寻找共同立场的。

  据一位出席此次会议的欧洲官员说,中国官员更加有力地倡导自由贸易,然后在会议间隙致力寻求与其他国家达成协议。这位官员说:“你能看到他们活跃在每一个地方。”他补充说,中国人的活跃程度可以从中国代表团预订了几十间会议室这一点上明显看出。

  报道认为,这个新兴的超级大国还能从华盛顿与巴基斯坦最近的激烈争吵中获益。随着特朗普在推特上指责巴基斯坦政府的“谎言和诡计”,以及他的政府中止对巴基斯坦的近20亿美元军事援助。而中国近年已承诺支持该地区一项大型基础设施计划。巴基斯坦一直煞费苦心区别对待这两个大国。巴基斯坦参议院国防委员会主席穆沙希德侯赛因赛义德说:“中国是战略伙伴,而与华盛顿的关系是策略性的。”

  特朗普政府2017年1月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谈判。由于政府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而辞去美国驻华使馆临时代办一职的阮大为说,中国“不必费多少力气就更为清晰地呈现出它所渴望的全球领导者面目”,美国的影响力却在衰退。

  此外,《日本经济新闻》1月21日刊登题为《中俄见缝插针填补美国力量空白》的文章称,特朗普政府在执政一年后,体制仍旧脆弱。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统计显示,执政第一年34%的白宫官员离职率创下40年来的最高纪录。需要获得国会批准的主要高官职位截至19日仅有301个到位,是老布什政府以来最少的。

  文章称,美国缺少作为世界领袖描绘适应新时代体系的国际愿景并将其付诸实施的决心和能力。特朗普去年公布的亚洲政策也让相关国家失望。中俄看准了“美国优先”引发的内转倾向留下的力量真空,正在一步步谋求更大的国家利益,扩大势力范围。

  “小国就该表现得像个小国。”以东盟领袖形象示人的新加坡去年夏天挑起了一场外交大争论。该国一位重量级前外交官主张,不要向中国正面提出其在南海活动的问题。2016年,前往台湾地区参加军事演习的新加坡装甲车于归国途中在香港被扣。虽然美军向南海派出了军舰,但东盟各国对被其视为后盾的美国有多大决心介入并不确定。

  文章称,去年底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俄认定为挑战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势力”,提出将强化军事实力予以对抗。但外界普遍认为这将沦为一纸空文。因为特朗普本人仍然抱有改善美俄关系的意愿,而且毫不掩饰与中国领导人的亲密关系。

  文章称,在朝鲜问题上,特朗普缺乏连贯性的外交让人深感不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为保卫美国和盟国,将把朝鲜彻底毁灭”;“我愿意努力和金正恩委员长成为朋友”。这种反差巨大的言论让哪一天美国会抛开日本突然展开美朝对话或者军事行动的担忧情绪挥之不去。

  参考消息网1月17日报道外媒称,15日,马丁路德金的后人谴责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有关非洲国家的侮辱性言论,而在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的私人庄园附近,海地移民和特朗普的支持者之间爆发了冲突。15日是官方的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在全国各地的集会中,活动人士、居民和教师纪念了这位已故民权运动领导人。

  据美联社1月15日报道,在华盛顿,金的长子马丁路德金三世批评特朗普。他说:“如果一位总统坚持表示,我们的国家需要更多来自挪威等白人国家的公民,我甚至不认为,我们需要花时间谈论这些言论。”

  报道称,15日,在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附近的街道上,亲海地抗议者和特朗普的支持者互相大喊大叫。

  特朗普正在该庄园度过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周末。有媒体发布的视频显示,15日有数百名亲海地的抗议者在街道的一侧叫喊,并挥舞海地国旗。这些海地人和他们的支持者高喊:“我们的国家不是破烂。”据说,特朗普称非洲国家和海地是“破烂”国家。但特朗普已经表示,他没有使用过这种语言。

  15日,特朗普在每周讲话中向金致敬。他说:“金的梦想就是我们的梦想,就是美国的梦想。这是深植于我们国家的结构、刻入我们人民心中和写入人类灵魂的承诺。”

  美联社1月15日报道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再次为自己辩解,称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者,这一次辩解是在他对海地和非洲国家发表侮辱性言论之后。

  当记者要求他就这一问题作出回应时,特朗普在14日表示:“不,不。我不是种族主义者。我是你们采访过的最不歧视种族的人。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们保证。”

  特朗普还否认自己曾发表过种族歧视的言论,但避免谈起他究竟说过什么或者没说过什么。

  另据古巴《格拉玛报》网站1月15日报道,在特朗普总统种族主义言论激起的风波和向白人至上主义意识形态观念靠近的过程中,美国人民开始了对马丁路德金的纪念活动。

  报道称,马丁路德金的官方纪念日定于1月15日,这一天正是这位伟人的诞生之日。1963年8月28日,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亚伯拉罕林肯纪念堂面对20多万人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在演讲发表半个多世纪后,美国黑人的现实却依然远离“梦想”。

  华盛顿城市研究所的数据显示,美国白人的资产是黑人的6倍。美国量刑委员会的数据显示,黑人被逮捕的几率是白人的5倍,而对黑人判决的刑罚更是白人的20倍以上。斯坦福大学指出,尽管非洲裔美国人只占美国人口总数的12%,但他们却占被关押人员的40%。

  报道称,美国南方贫困问题法律中心致力于监测美国民间仇恨团体,该法律中心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共统计到130个与三K党有关的组织。

  报道表示,这一情况在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8年执政期间曾有所好转,但特朗普却似乎将这一社会压力推向了新的高度。

  报道称,有关特朗普种族主义观点的疑问似乎已在上周得到证实。特朗普私下里称海地、萨尔瓦多和其他非洲国家为“破烂国家”,这一行为在国际社会激起强烈反响。

  报道认为,55年前,马丁路德金说:“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但遗憾的是,美国与这位浸信会牧师梦想中的国度相去甚远,而与一场“噩梦”离得更近。

  2018年1月1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马丁路德金的儿子马丁路德金三世(中)在纪念活动上讲话。新华社记者殷博古摄

  参考消息网1月15日报道外媒称,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描述非洲国家、以及海地和萨尔瓦多是“破烂国家”,加纳总统称特朗普使用的语言“极其令人遗憾”,并说,他的国家不是一个“破烂国家”。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月13日报道,2017年1月就任加纳总统的纳纳阿库福-阿多1月13日在他的推特账户上发表了有关评论。

  报道称,1月12日特朗普在推文中似乎否认了他曾在非公开白宫会议上使用“破烂”这个词。当时身处椭圆形办公室的唯一人、参议员理查德德宾说,特朗普的否认是不实的,特朗普的语言是“不负责任、值得谴责和种族主义的”。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报道,阿库福-阿多至少是第二个对特朗普作出反应的受侮辱国家的政要。塞内加尔总统马基萨勒1月12日在推特上发文说,特朗普的言论让他“震惊”。他又说:“非洲和黑色人种应得到所有人的尊重和关心。”

  由于特朗普的言论,美国政府在过去几天中一直面临外交上的对抗性反应,以及来自民间的广泛批评。博茨瓦纳政府1月12日发布了一份声明,谴责这些言论,称这些言论是“不负责任、应受谴责和种族主义的”。该声明还敦促其他国家站起来反对特朗普的言论。

  一群非洲国家驻联合国代表1月12日也发表了一项声明,谴责特朗普“令人愤慨、种族主义和排外的”言论。

  美国前驻联合国代表萨曼莎鲍尔发推文说,她过去“从来没有见过非洲国家在联合国发过类似的声明”。

  另据英国《独立报》网站1月13日报道,特朗普发表的“破烂国家”言论已令白人至上主义者欢呼雀跃,一些新纳粹主义者称这位美国总统“在种族和移民问题上的立场与我们大体一致”。三K党前最高领导人戴维杜克称这位美国总统已“重燃极右分子的热情”。

  参考消息网1月20日报道外媒称,特朗普执政元年,承诺只履行了一半,迭出的政治闹剧却令人印象深刻。从闹得沸沸扬扬的俄罗斯干预美总统选举调查,到白宫频繁宣布人事变动、总统在推特上挥斥方遒。

  据俄新社1月18日报道,特朗普履行了加速经济增长、改革税制的承诺,并试图解决移民问题,但在外交方面乏善可陈:与俄摩擦加剧、朝鲜的核武实力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想撕毁与伊朗的核协议却得不到支持。

  报道称,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备受诟病,他履行承诺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还威胁要退出北美自贸协定。由于生产自动化及高昂的劳动力成本,制造业未能如他所愿地回归美国。减少贸易赤字尤其是对华逆差,前景也一片迷茫。

  报道认为,毫无外交经验的特朗普走上国际舞台,如同大象进了瓷器店。他承诺不计代价恢复美国形象,但他用“火与怒”乃至“彻底消灭”来威胁平壤,他同金正恩的骂战让全球紧张得捏了把汗。他逼北约盟国支付更多军费,以最后通牒的形式要求中国在朝鲜问题上采取合作并进行“诚实”贸易,甚至想要推翻千辛万苦达成的伊朗核协议。

  报道称,与俄搞好关系的愿景同样落空。两国相互削减外交机构人员,特朗普被迫签署强化对俄制裁的法案,抱怨它限制了“总统的灵活性”。

  报道表示,跟历届总统一样,特朗普的所有成就都是妥协的产物,失败则是自身错误所致。

  另据日本《朝日新闻》1月19日报道称,一年前,中国对于多次批评它的特朗普抱有高度警惕。但是今天,中国展现出了与美国构建新型关系的自信。

  报道认为,奉行“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领域的国际影响力下降。中国则有意通过自己主导的“一带一路”填补这一空白,“大国外交”愈发活跃。

  中国与菲律宾杜特尔特政权改善了关系,在奥巴马时代成为美中之间悬案的南海问题被带入到当事国直接谈判的阶段,这也让其他国家没法再多嘴。

  报道称,直到特朗普上台前,俄罗斯一直因乌克兰问题陷入外交孤立。但这一年里,俄罗斯的确是让自己的路越走越宽了。

  围绕叙利亚内战,俄方支持巴沙尔阿萨德政权,还把北约成员国土耳其拉进来,主导和平谈判。最终,俄方有可能与特朗普政府相互保住彼此的权益。

  此外,俄罗斯一方面与伊朗牵手,另一方面通过向伊朗的死对头沙特出售最新型的地对空导弹系统拉近关系。

  报道认为,造成紧张局势加剧的最大原因无疑是朝鲜,但特朗普的言行也的确让局面更加危急。

  报道称,去年5月就任韩国总统的文在寅却因此陷入两难境地。作为美国的盟国,韩国不得不一致强化对朝施压,但按照韩国官员的话说,“万一爆发战争,韩国将是最大的受害者”,所以又极力主张和平解决问题。

  (原标题:马克龙谴责特朗普贬低他国:美国总统“这样不可行”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TAG标签: 马克龙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