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认舰上无传染病情况

  天的友好访问。为实现该舰靠泊仪式与后续中方欢迎仪式无缝对接,上海宝山检验检疫局派出

  凌晨3点的上海,凝重静谧,完全失去了白天的繁华喧嚣。平日里这个时候,我还在梦中沉睡,但今天的这个时候,我已经和同事4人整装待发,坐上了开往外高桥的通勤车。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对法国的“库尔贝”号军舰实施检疫。

  对于出入境外籍军舰的检疫是我们国家主权的体现。自2008年起,宝山局已经检疫过来自美国、俄罗斯、法国、加拿大、新加坡、智利、新西兰、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韩国等国家的出入境外籍军舰60余艘次。进入上海港的外籍军舰,靠泊后一般都会有欢迎仪式。检验检疫人锚地登轮,对入境军舰随船检疫,就是为了使靠泊后欢迎仪式无缝对接,也是一种外交礼遇。

  “锚地检疫既辛苦又危险,新同志一定要严格遵照锚地登轮规范,注意安全。”带队的顾立乾科长在车上提醒着大家。

  下车后没有片刻停留,我们便登上了拖轮。行驶着的拖轮随着长江上的波浪摇摇晃晃,初上船的新奇很快被眩晕感所代替。在拖轮上颠簸了2个多小时后,“库尔贝”号终于出现在了我们面前:蓝灰色的舰体,长约100多米,舰首处“F712”的舷号尤为醒目,甲板上还装有雷达及各式导弹发射器,用“船坚炮利”形容最为贴切。穿好救生衣,我们一个接一个等待着登舰。拖轮贴上军舰后,上面放下来一副大约2米的绳梯,尽管这绳梯不能算太高,但对于第一次爬绳梯的我来说,心里还是紧张,好在有前辈们教授的“爬梯宝典”:双手抓牢两边绳索,身体紧贴梯子保持平衡,一步一步交替往上。接近绳梯顶部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拉了我一把,终于安全“着陆”了。

  登舰后,我们立即开始了入境检疫工作,但由于舰方人员不太了解中国的检疫流程,不会填写检疫单证,我们立刻为他们进行了详细的解释说明,帮助他们完成了单证的填写工作。之后我们对舰方提交的航海健康申报书、船员名单等进行了仔细核查,并向驻舰军医了解全舰人员的健康状况,确认舰上无传染病情况。在深入舰艇厨房和食品库时,细心的同事发现禽类食品均来自越南,但越南是禽流感疫区,在告知舰方负责人后,我们对该批禽肉实施了封存处理。最后我们为“库尔贝”号签发了入境检疫证书,整个检疫过程得到了舰方的全力配合。

  由于“库尔贝”号错过涨潮时间,为了安全起见,舰艇在锚地抛锚等待,原定于上午9点的靠泊计划被迫延迟。

  下午1点,“库尔贝”号再次启航,途中驶过中国海军基地,“库尔贝”号鸣号致敬,全体士兵行军礼。对面军舰上的中国海军吹哨、敬礼以示还礼,这一来一往间,浩浩荡荡,我被这庄重肃穆的气氛深深地感染了。

  下午4时,“库尔贝”号护卫舰缓缓停靠在扬子江码头。码头之上,中国海军已列队完毕,他们手持鲜花和横幅,军乐团演奏着中法两国国歌,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我们4名检疫人员向中法海军的友好互访表示祝贺,两方也对中国检验检疫文明执法、热情服务表示了赞赏。

  此次“库尔贝”号首次访问上海,也是我第一次踏上外籍军舰,见证了一次检验检疫人严格行使国家主权的全过程,我感觉自豪不已。信步走下军舰,回首看到天空晴朗湛蓝,黄埔江江面在太阳的照耀下波光粼粼,仿佛是闪耀着检验检疫人的荣耀。(吴雯怡)

TAG标签: 库尔贝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