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1848年革命中的激进派

  编者按:约翰内斯·维米尔(Johannes Vermee,1632-1675)是一个安静且内省的艺术家,如今他和梵·高、伦勃朗并称为荷兰三大画家,但维米尔却被遗忘了长达两个世纪,直到19世纪50年代,被法国艺评家杜尔发现,这位埋没的伟大风俗画家才光照史册,正在法国卢浮宫的“维米尔与风俗画流派的大师”云集了维米尔12幅画作,探索维米尔与荷兰黄金时代其他伟大画家之间的令人着迷的关系网。

  纵观艺术史,不难发现,一些艺术家的作品散发出炫目的光芒,但他们生活的周遭却是灰色的。法国卢浮宫举行的“维米尔与风俗画流派的大师”(Vermeer and the Masters of Genre Painting)于2月22日正式对外开放,即使在对公众开放的前两天前往观看,展厅却也挤满了人。的确,在一个展览中能看到包括现藏于荷兰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的“倒牛奶的女仆”(The Milkmaid,1660)、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藏的“持天平的女子”(Woman Holding A Balance,1664)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所藏的“弹琵琶的女人”(Woman with a Lute,1662-63)在内的维米尔一生中三分之一的作品实属难得。

  这几乎是迄今为止展出作品数量最多、质量最高的维米尔大展,对于那些为维米尔诗意作品着迷且震动过的灵魂而言,此次展览可谓生活的必需品,不容错过。

  尽管维米尔的画早已通过印刷出版被广泛传播,但面对原作,观众更能读出其用笔用色和细节描绘之精妙,其中“织花边的少女”(The Lacemaker)的眼睛向下专注于手中微小女红,而我们的眼睛则流连于其画面中精确、闪亮的细节:明亮的红色线团映衬下的蓝布,银色的珠子和少女细小的卷发。

  同维米尔的其他作品一样,这幅绘画对现代文化产生着影响,1978年由伊莎贝尔·于佩尔(Isabelle Huppert)主演的法国电影便以“The Lacemaker”(织花边的少女)命名,从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追忆似水年华》作者)到特蕾西·舍瓦利耶(Tracy Chevalier,电影《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原著小说作者)现代文化始终迷恋这位17世纪的艺术家,并将维米尔笔下德尔夫特(Delft)的图像演绎为“过去的记忆”。

  但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82%的美国人不能说出《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是谁的作品,不过在1850年之前,如果发起类似的调查,大约只有1%的人知道维米尔的名字。

  如果说维米尔被遗忘,也许并不确切,因为维米尔生前也并不著名。与另一位荷兰黄金时代的“艺术之星”伦勃朗相比,维米尔远不及他闪耀。

  维米尔在艺术中执着地做着自己,他的作品“绘画艺术”(The Art of Painting)似乎就是其工作场景的描绘,他的一生都在德尔福特度过,即使1675年去世之时,他的生活依旧贫穷。维米尔的一生只创作了45幅画,35幅流传至今,这可能是艺术史上著名画家里作品数目最少的一位。

  维米尔画面中的敏锐和微妙与他所处的华丽的巴洛克时代和而随后浪漫主义时期盛行的艺术理想相矛盾。就当时而言,维米尔似乎只是一个“风俗画家”,一个描绘日常生活的谦卑艺术家。

  那么,维米尔何以在20世纪以后名声大噪?以致20世纪30年代荷兰画家汉斯·范·梅格伦(Hans van Meegeren)仿造当时的颜料、画布伪造维米尔的作品,并且骗过了众多的专家,成为史上最大的伪作丑闻之一。这与诞生于巴黎的印象派不无关系,也是19世纪的法国的先锋派艺术家,挽救了被历史遗忘的维米尔。

  比较维米尔画面中穿蓝色衣服的读信女子与法国印象派画家爱德华·马奈(Edouard Manet)的“福利·贝热尔的吧台”(A Bar at the Folies-Bergère,1882)或是维米尔“小街”(The Little Street)与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的“夜晚的蒙马特大街”(The Boulevard Montmartre at Night ,1897),为什么维米尔在巴黎“波希米亚主义”的艺术家中找到自然的共鸣就显而易见了。法国的早期现代主义绘画关注的亦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德加笔下欲饮苦艾酒女子的悲伤似乎可以和维米尔的读信女子贯通。

  如今,维米尔被公众知晓,要归功于法国艺术评论家泰奥菲勒.托雷-比尔热(Théophile Thoré-Bürger,1807-1869),他是1848年革命中的激进派,他赞扬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和其巴比松画家的作品,并不看好安格尔等保守画家。

  维米尔的重新发现可以说是法国现代艺术史的一部分,正如17世纪的荷兰艺术家珍视日常生活和事物一样,法国印象派艺术家马奈等也将眼睛转向生活中朴素的场景。马奈或是亨利·方丹-拉图尔(Henri Fantin Latour)对花卉的描绘似乎共享了200年前荷兰人的感性。此时,维米尔成为了一名现代主义艺术家。

TAG标签: 梵·高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